瀏覽器不支持程序操作收藏命令,請使用Ctrl+D進行添加

在線展廳
  讀宗遠先生畫,忽然而生的念頭是:他心中到底有多少山水?多少云霧?
  宗遠先生的筆下,幾乎都是一脈脈大山,一淙淙泉瀑,一重重云霧;還有蜿蜒的江河、落帆的船舸和叢生的茂林。他顯然不屑于一角風景的秀氣,也不追求閑適簡巧的雅致,要的是立地頂天、大闔大開、雄渾氣勢、萬端變幻。據說宗遠先生的藝術修為始自西畫。就我所知,在西畫里,很少畫山,即便畫中有山,也多作為背景,不作為主要表現對象;只有中國山水畫,才那么執著地描繪各色各樣的山:連綿大山或一枝一枝小山,豐腴的山或瘦削的山,高峻的山或平緩的山……并因地域地形地貌的不同造就了種種獨門技法,一千多年來留下數不清的杰作。正像最能代表俄羅斯民族精神的畫作是希施金的松林和麥田一樣,最能代表中國民族精神的就是山水畫。有人評價,宗遠先生將西畫重光線和講色彩的特點,運用到中國筆墨、宣紙和中國題材中,從而成就了“寫實山水畫”,確為一家之言。比如,傳統中國畫,因其歷史悠遠,累累而積,如同京劇藝術那樣,已經有了高度凝練的程式規范;可是宗遠先生的山水,源于寫生、寫實,在程式規范的基礎上有所突破。他的《嘉峪關》和《西風》,沒有西畫底子的畫家是很難表現出那樣的光感和力度的。
  宗遠先生對泉瀑的偏愛,引起畫家、美術理論家馮遠的關注,并總結出四個“獨特”:成系列、方構圖、重神韻、破傳統。這四個特點主要是針對宗遠先生十多幅《瀑系列》而說的,其實在他的其他山水中也常可見各種各樣的泉瀑,輾轉流淌于峽谷山川,在每個大的落差之處,騰起陣陣水煙。泉瀑亦為中國傳統繪畫的重要對象之一,它給予觀畫者的,不僅是視覺的美感,更是聽覺的聯想。一般來說,對泉瀑的刻畫,可能是中國畫水一類題材如江河湖海之中,最為細微、具象的部分。我想,宗遠先生這方面的造詣,也得益于他的西畫功底吧。
  云霧在中國山水畫中起著神奇的作用。自古至今許多山水作品,都善以云霧造成山勢多變,掩拙露巧,虛實相間,氣韻生動的效果。我曾在黃山有過深刻的感受:無云無霧的黃山,令攝影家們焦急萬分,令旅游者們敗興而歸。忽然山下升起一團小霧,這霧經過哪里,人們的眼就跟到哪里,哪里的山色就變得美不勝收。奇怪的是,那霧,似乎是從同一個地方生出來,源源裊起,從容地在密匝的峰巒間表演魔術,并攀援上山,漸漸把整座黃山裹住,只露出點點山頂。在山下的人看,是濃霧鎖住了大山;在山上的人看來,這就是云海了。黃山由此才是黃山——云霧在中國山水畫中的重要,大抵如是。宗遠先生當然深解其中奧秘,并傾力為之。打開他的作品集,那彤云白霧可以說從第一頁一直飄蕩到最后一頁,其中既有精細烘染的半山云,也有破墨放宕的水面霧,常常是云和山、霧與樹融會在一起,形成水氣淋漓的瀟灑風度和墨色蒼茫的歲月感。宗遠先生很少用傳統繪畫中以線條表現云霧的手法,這也許與他的美學追求有關:他喜歡墨、色、光的交響曲,線的運用隱藏在三者之下。不過,看他最近一兩年的作品,線條漸漸從墨色之下凸顯出來,似乎預告著,年至七十,他又要變法了。
  宗遠先生1978年進入出版界,是我現今供職的中國美術出版總社和人民美術出版社的前輩社長。作為一位畫家身份的資深出版人,他對中國美術界的現狀十分關心。他曾大聲疾呼:現在美術界被金錢驅動,各種名目的書畫院、研究院,各種頭銜,自吹自擂,混淆視聽;一些畫家見錢眼開,有的依附于企業,有的依附于官,卑躬屈膝,喪失了作為藝術家起碼的尊嚴和骨氣。如果這樣發展下去,我們的美術事業就很危險了!他認為,中國美術出版總社和人民美術出版社應當引領中國美術的正流,未來的發展方向是“大美術”,不僅局限于繪畫、理論和技法,還要把美術深入到平常百姓家,深入到人們的生活中去,包括人們的衣食住行,從而提高全民的藝術素養。我想,他對于中國美術和美術出版事業的思考和期望,與他的山水胸懷是分不開的。俗話說,文如其人;同樣,畫亦如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2年9月23日
于京北嘉銘園
股票九鼎投资今日行情